Site Overlay

NB和UA在中国市场路途坎坷,中外运动品牌频现撞脸纠纷

威斯尼斯人 1

2015年4月29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新百伦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周乐伦涉案商标权的行为,赔偿周乐伦9800万元。这一判决是基于法院得到的被告财务证据,其在侵权期间的经营获利高达近2亿元。因此,NewBalance要为它在中国市场的侵权付出沉重代价。

威斯尼斯人 2

早在上世纪90年代,NewBalance就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当时它号称是拥有百年历史的“总统慢跑鞋”,但是,这家品牌却实行代理商制度。

遇到这种事情,New
Balance美国总部自然不能忍,不但终止了与这家代理商的合作关系,还有些无奈地退出了中国市场。这一次,New
Balance的中国之旅完全是给他人做了嫁衣。哎,只怪当时太年轻。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UA在中国市场的认知度较低,与该品牌的商业推广性较差有很大关系,目前还是在依靠口碑、互联网进行传播,在中国并没有采取大面积的落地宣传,像这类的法律纠纷一般都需要等待很长时间才能够得出初步结论,UA此举一方面想在众多“前辈”们血淋淋的教训面前,力争将品牌危机扼杀在摇篮里;另一方面也想借势宣传扩大知名度。

在中国,我们更习惯叫它新百伦,不过,从现在开始,当我们再喊出“新百伦”的名字时,它所指的可就不是那个拥有百年历史的“总统慢跑鞋”品牌了。因为就在前不久,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决,New
Balance侵犯了中国公民周乐伦拥有的“新百伦”商标权,并被罚款500万元。也就是说,再提到“新百伦”,那可就是正宗的国货了。而New
Balance只能用自己的本名继续开拓中国市场。现在的New
Balance中国官网上已经全然不见“新百伦”的字样,剩下的只是“New
Balance”和“NB”了。

前有阿迪达斯和乔丹,现有NewBalance和UA,它们所面临的具体问题可能各有不同,但都体验到了在中国市场“入乡随俗”的尴尬。

就在几天前,Under Armour终于开始对Uncle
Martian下手了。该公司在官方声明中表示,Under
Armour品牌就廷飞龙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安德玛有限公司侵犯Under
Armour品牌的“Under
Armour”商标、企业名称、UA图形及其它知识产权一事提起了诉讼。

显然,国际运动品牌2016年将会对中国市场投入更多,正如一位网友所说:“对于外资品牌自身而言,在探索中国市场的过程中,只有真正把握中国消费者的脉搏,打造出有代表性的产品或许才是树立品牌形象最有力的武器!”

到了2003年,New Balance卷土重来。不过直到2007年11月1日,New
Balance公司才授权一家名叫新百伦的公司在中国境内使用自己品牌的商标。换句话说,在New
Balance公司眼中,中国市场上的“新百伦”是可以和“New Balance”划等号的。

对此,UA相关负责人对表示,他们将会请求法院发布禁令、判处赔偿金以及其他的法律救济手段。此外,UA同时也分别通过中国国家商标局和香港公司注册处采取相应的法律行动。

Under
Armour虽然近两年在北美市场风生水起,但是在国际市场上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特别是在中国。该公司CEO凯文·普兰克在去年就曾表示,未来的5到10年内,Under
Amour会力争把中国发展成第二大自营市场。相比于在自己的老家,中国市场的竞争显然不会轻松,这里不但有经营数十年的阿迪达斯和耐克,更是有众多拥有良好口碑的国产品牌,这对于在华起步较晚的Under
Amour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

显然,对于UA来说,在扩展中国市场这个重要关口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New Balance在中国市场的坎坷之路

“未来我们将在全球的所有重要市场都坐上龙头老大的位子。”
美国运动品牌安德玛Under
Armour的创始人兼总裁凯文·普兰克2015年9月对中国媒体表示。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安德玛有限公司与Under Armour品牌并没有直接关系。Under
Armour在大中华区的注册公司为安德阿镆贸易有限公司,拥有“安德玛”中文商标的使用权。

说起NewBalance,让消费者印象深刻的是那些带有“N”或者“NB”标识的运动鞋出现在年轻人脚上。

威斯尼斯人,UA大力发展中国市场,品牌权益保护成必修课

就在6月23
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新百伦”商标纠纷案作出判决,美国知名鞋类企业NewBalance公司败诉,被判令赔偿中国公民周乐伦经济损失500万元,这家公司未来不得再使用“新百伦”商标。

虽然周乐伦手中的“新百伦”商标成了正统,但是New
Balance并没有放弃继续用“新百伦”这三个字在中国境内宣传自己,当然它们也只能靠印象流让消费者了解自己的品牌,因为在New
Balance看来,在中国消费者面前提起新百伦,所对标的产品只能是自己,事实也正是如此。

UA在给发来的声明中表示,他们认为廷飞龙体育品牌马丁叔Uncle Martian
抄袭了自己的红白色 Logo,前者的 Logo
是方向相反尾部交叉的两个“U”,后者也是两个方向相反的“U”。

也许说道New
Balance,并不是所有的中国消费者都对这个名字有很深刻的认知。不过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带有“N”或者“NB”标识的运动鞋出现在中国的大街上,这也就表明,New
Balance已经开始在竞争激烈的中国体育用品市场占据一席之地了。

中外商标侵权再起纠纷,这一次外资运动品牌UA能成功么?

Under
Armour方面将会请求法院发布禁令、判处至少一亿人民币的赔偿金,同时也分别通过中国国家商标局和香港公司注册处对廷飞龙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和安德玛有限公司两家侵权主体采取了相应的法律手段。

当时,该品牌在中国的独家代理商使用的中文名字是“纽巴伦”。然而,NewBalance遇到“黑中介”。这家代理商私自扩大产量,获取了高额利润,还抢注了“纽巴伦”的商标,让其不得不改名换姓为“新百伦”,继续在中国市场淘金。

无独有偶,另一家美国的知名体育用品品牌Under
Armour在中国也遇到了烦心事。与New Balance面临情况不同的是,Under
Armour的问题并不出现在中文商标上,而是遭遇了一起“打擦边球”的品牌侵权事件。

他的豪言壮语说了不到一年,就在中国市场遭遇“成长的烦恼”。

不过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这回就要说说前边提到的周乐伦了。2004年,周乐伦就申请注册了“新百伦”商标。就在New
Balance将代理权交给新百伦公司之后不久,该公司曾要求商标局驳回周乐伦对“新百伦”商标的申请,但是并没有成功。而到了2008年1月,周乐伦的“新百伦”商标申请正式获批。

可是,NewBalance对商标的意识真是非常淡漠,其美国公司于2003年4月15日获得核准在中国第25类“鞋”上注册“NEWBALANCE”商标,在2007年11月1日起授权新百伦公司在中国境内使用上述商标。

面对这样的判罚结果,新百伦公司自然毫不犹豫上诉,这才有了几天前的二审判决,不过结局并没有逆转,只是罚款金额由9800万骤降至500万。这一次,恐怕New
Balance真的要告别自己的新百伦时代了,尽管它是如此深入人心。

他在2004年6月申请注册“新百伦”商标,于2008年1月获准注册。同时,周乐伦还设立了企业,生产以“新百伦”为商标的男鞋产品,并在大型商场设有销售专柜。

说起来,New Balance在中国这一路走来还真是荆棘不断。早在上世纪90年代,New
Balance就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当时,该品牌在中国的独家代理商使用的中文名字是“纽巴伦”。然而,后来的事情证明,New
Balance这次是遇到“黑中介”了。这家代理商私自扩大产量,获取了高额利润,还抢注了“纽巴伦”的商标。

2013年7月,周乐伦以新百伦公司侵害了其“百伦”“新百伦”注册商标权为由,请求法院判令后者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要求赔偿经济损失9800万元,并且这一诉求得到了支持。

当然我们可以预见,像这类的法律纠纷一般都需要等待很长时间才能够得出初步结论,在此之前,没人能够预估结果。不过,这也表明Under
Armour在众多“前辈”们血淋淋的教训面前,力争将危机扼杀在摇篮里的决心。

没想到,广东一家民营鞋企的老板周乐伦早就成为“新百伦”中文商标的拥有者。

不过这种局面显然是周乐伦不能接受的,因此在2013年7月,周乐伦以新百伦公司侵犯自己的“新百伦”商标权为由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直到2015年4月29日,法院才做出一审裁决,责令新百伦公司停止侵权行为,并且还需要付出高达9800万元的赔偿金。

6月29日,一则美国UA起诉福建省廷飞龙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并将索赔至少一亿元人民币的消息在媒体圈发酵。

威斯尼斯人 3

威斯尼斯人 4

Under Armour终向“火星叔叔”下手

“目前中国的运动装备市场,以耐克、阿迪达斯领军,李宁、安踏、匹克等为第二阵营,其余品牌处在缺乏专业性的第三阵营,未来,这一格局将有所改变。尽管在中国市场一时难以冲击耐克、阿迪达斯两位大佬,但NewBalance也好,UA也好,除了要和李宁、特步等本土品牌一决高下,还要在繁盛的中国市场如何宣传自己保障品牌权益的任务。”
关键之道体育咨询有限公司CEO张庆对记者表示。

威斯尼斯人 5

UA起诉廷飞龙体育索赔1亿元

就在欧洲杯激战正酣之际,有的运动品牌正为之忙得不亦乐乎,像阿迪达斯和耐克就是最突出的代表。当然,并不是所有品牌都有幸加入到这场盛会当中,比如近年来势头迅猛的New
Balance和Under
Armour。对于这两大品牌而言,没能和这项影响力仅次于世界杯的足球赛事产生联系,确实有些遗憾。不过现阶段,它们可能没心思考虑这些问题了,因为在中国市场,二者都遇到了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

NewBalance品牌的两次折戟

前有阿迪达斯和乔丹,现有New Balance和Under
Armour,它们所面临的具体问题可能各有不同,但无一例外都体验到了在中国市场“入乡随俗”的尴尬。在探索中国市场的过程中固然有太多无奈,而对于品牌自身而言,真正把握中国消费者的脉搏,打造出有代表性的产品或许才是树立品牌形象最有利的武器。

在中国,人们习惯叫它“新百伦”。但是,最初,它叫“纽巴伦”。

今年4月份,位于晋江的廷飞龙体育用品公司推出了Uncle
Martian品牌。我们发现无论是品牌Logo的图案还是品牌名称的构成方式,都与大名鼎鼎的Under
Armour极为相似,这一事件迅速得到了众多美国知名商业媒体的关注。

记者注意到,此次UA品牌起诉的对象包括:廷飞龙体育及其关联公司安德玛有限公司。

不过,Under
Armour手中也有秘密武器。借助NBA在中国的强大影响力,依靠王牌代言人库里,Under
Armour在中国市场得以扶摇直上。虽然金州勇士在刚刚过去的赛季未能完成卫冕,但是常规赛73胜9负的战绩依然值得肯定。6月18日,具有特殊意义的Under
Armour Curry 2.5
“73-9”战靴在美国正式发售,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区,也是同一天就看到该战靴摆上货架。现在,Under
Armour的海外销量增速明显,中国市场功不可没,该公司的管理层应该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

面对这样的判罚结果,新百伦公司自然毫不犹豫上诉,这才有了6月份的二审判决,不过结局并没有逆转,只是罚款金额由9800万骤降至500万。而且,新百伦公司需在其开设的“新百伦官方网站”“NewBalance旗舰店”“NewBalance童鞋旗舰店”的首页刊登声明消除影响。

近两年来,中国的路跑产业正在高速发展,无论是政策支持还是人民对于健康生活理念的追求,都预示着路跑产业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而跑步品类正是New
Balance非常倚重的领域,在这个重要关口发生这样的事情,无论对品牌形象还是对未来在中国市场的宣传工作都提出了严峻的挑战。这一次New
Balance要怎样才能挺过去呢?我们拭目以待。

根据惠誉在5月初发布的中国运动品牌下一个5年报告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体育用品市场规模将从2015年的1000亿人民币,增长到3000亿人民币。

这一事件对致力于大力发展中国市场的New
Balance而言绝对称得上是迎头痛击了,自己辛辛苦苦经营了十余年才建立的品牌效应遭遇巨大挑战,这带来的损失难以估量。特别是近些年来,New
Balance在中国市场取得的成绩斐然,从2012年到2014年,该品牌在中国的年销售额实现三位数的增长,门店数量也从2011年的301家增长到了2014年的1600多家,而且那段时期还正是中国体育用品行业的低潮期。

威斯尼斯人 6

未来的“NB”在繁盛的中国市场如何宣传自己?

对此,京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浩律师对记者分析称,判断商标是否侵权,主要是从公众角度去判断感知两个商标是否会产生误解或者歧义,“商标是给大众看的,而不是给专业人士看的,因此大众的理解最为重要。但是,尽管美国UA公司拥有‘安德玛’品牌中文商标的使用权,但其他企业仍然可注册安德玛中文字样的公司名称。只有获得‘中国驰名商标’的商标,才能不被其他公司注册。”许浩说。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Under
Armour计划在今年年底前在中国开设120家门店。毫无疑问,这将是该公司在中国市场动作最大的一年,他们当然不希望在华的品牌权益受到侵害,尤其是这几乎已经成为海外品牌开拓中国市场必须闯过的一关,好在这一问题早早地暴露出来了。

无独有偶,另一家美国知名体育用品品牌UA在中国也遇到了烦心事。与NewBalance面临情况不同的是,UA的问题并不出现在中文商标上,而是遭遇了一起“打擦边球”的品牌侵权事件。

不过,接连在同一问题上摔两次跟头,New
Balance理应自我反省。很显然,在进入中国市场之前,New
Balance对中国体育用品市场缺乏全方位的深入调查。在2007年向周乐伦发起商标保护战失败后,依然继续用“新百伦”在中国推广自己,其实已经为如今的局面埋下了伏笔。当然,即使New
Balance在官司上失利了,相信在中国消费者眼中,新百伦依然未变。只不过当消费者高喊着新百伦冲进New
Balance的门店时,看到的只能是满眼的英文字母了。

业内:UA借纠纷扩大知名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